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苗晓的博客

精神的家园,人生的足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里飞花轻似雾  

2011-09-04 01:59:12|  分类: 朗诵素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撰文:白天数星星

 

     曦微的晨光,摇醒我睡在烟波里的梦寐,我从酣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 晨雾,潺缓无语的走向山峦。空荡荡的江水,漾过月光如水的静夜。寒江脉脉,尘烟雾杳。烟波之上,飘来燕影如梭,静影沉碧,藏起谁的佳话?

    目送凉月爬上半空,雾浓星稀,月在烟云中张望。缠绵的柠檬黄,泛着淡淡的苍凉。我久久仰望着一弯如钩的冷月,徘徊在凄冷的檐下,似乎听见它对幽邃天穹的倾诉。我听见有一个音符跳荡着浪花的合弦。许多悠雅的曲章和一些才男俊女的名字,被我哲学的锁进了流年。于是,诗歌里的一组组意象,被我重新组合,精心设计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。直到,屋檐下的思考挂在泪眼中模糊。

    你就这样的走来,不携一丝铅华,衣袂飘飘,云鬓若黛,在天光雾海中,翩跹而来。

    你是谁?我明明是见过你的。

    蒹葭流水依静渚,碧草沉樱萋芳汀。

    徐来的江风吹皱平整的江面,你蛮腰微躬,汲水浣纱,扬起水中幽幽暗暗的月华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。轻纱曼舞而过,却让人辗转思服。却不知,我的一声轻叹遗落江沚,竟叫国色天香的你于片刻间化成一屡烟,一片霞。独留我在寒江之上寻找你的油碧香车,锦袖罗衣。

    “别来春半,触目柔肠断。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。”

    怎么!是谁吟得南唐后主李煜的《清平乐》,是谁也怀得他君落囚徒的哀婉?

    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回首凝眸时,募然间,我竟忘情地轻轻唱和。此时指尖感受到的潮湿,已漫过层云雾海。难道,他脉脉的愁绪已泛滥成广廖的江水,或者,我的祈祷,总是迂回在这水雾氤氲的江岸。而我,却像一叶漏风的帆,流浪在凄冷的江渚。就在蒹葭苍茫之处,在渔舟唱晚之时,开始带我走进一段古曲,走进一段沉重的历史。

     芋萧声绝,烟云散后。沐月临风,在云水的那端,我又望见一袭月白青衫,羽扇纶巾的英俊少年。雄姿英发,目光楚楚。正在熙熙攘攘的云雾当中指向一个方向。穿梭在他冰凉的视线中,试图用我目光的温暖捂热他在斯夜里的寒冷,在彼此冻僵的时分,我发现,他似乎想起了故乡,想起了正在绽放的妻子,想起了火光冲天的赤壁。还有......雾海茫茫,隔着两个人永不可及的距离。最后,还是他手执的长剑,凛冽的寒光将我冻醒。铜雀台,在无法回归的路上。

    朔回之上,参差不齐的蒹葭深处,一层淡淡的薄雾悬浮在江渚,遮住了我出走的目光。云烟雾里,都是他们的背影。他们躲在潮湿的风景深处,叫我的牵念不能抵达。

    此时我心的空茫,如穿越万里凉天的箜篌回荡。感觉心脏擂动似缶。突有一种想飞的欲念,被风吹向下沉的天空。而我沉重的臂膀,却无力托起强烈的念想。寒江被迫升向天空,灰蒙蒙的头顶,划过寂寞凄楚的萧音,像久违的信仰被切开,有[又]被淹没。

    收起行神,云岫初绽。一切都已经开始了,而梦中的他们又在何处?毕竟,梦中的相遇已成往事,冥冥中,有一种声音在耳边轻语,他们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 一梦千年,落花成冢。

    我在没有我的空间逗留,躺在陈旧的情怀里。用枯萎冰凉的文字和贫瘠的想象,已经不能继续一个梦的游走。因为我知道,许多的失去,没有文字可以救赎。而我的生活,再也不需要贫血的爱情虚伪的去充盈。只是,我对历史的感动,都搁浅在梦醒时分。在梦里鼓瑟弹筝的声声古乐中,消失的没有一点踪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